最新动态

NEWS

400-100-5856

生产中心: 河南新蔡县栎城工贸开发区

营销中心: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文化路87号文化大厦6楼

行业动态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最新动态 > 行业动态
中医依靠模糊集合走向清晰

  中医药诞生于科技不发达的古代,其对世界的了解主要靠肉眼观察,靠感官体验,但是我们不能说用望远镜、显微镜看到的才是科学,用肉眼看到的不属于科学。世界真实的状态往往是模糊的,这不仅因为物质无限可分,人体生理病理的精确度不可穷尽,还因为一切的物质存在都处于不断变化之中,人的健康状况更是瞬息万变,每个细胞同时都进行着分解与合成,人的健康状态绝对不是几个固定不变的数据。

  西方医学追求数据精确,只知道药物可以作用到分子靶点,还没有达到分子之下的水平。数据的无限精细、海量化,让人难于把握。古代中医处理“视之不见”“听之不闻”“抟之不得”的微观世界,具有不同寻常的大智慧。《素问·阴阳离合论》说:“阴阳者,数之可十,推之可百,数之可千,推之可万,万之大不可胜数,然其要一也。”把握世间万物,有的时候数据越多、越精细,就可能越失真,用显微镜观察蒙娜丽莎的画像,得到的只是油彩的数据而不是蒙娜丽莎如何美丽。如果用体重多少微克、身高多少微米、面色黑白多少像素来介绍一个陌生人,你很难把他从人群里找出来,而按照高个子、中年人、白皮肤、戴眼镜、穿黑呢子大衣等模糊数据的集合去寻找,却可以很快就把这个人从人群里分辨出来。老农挑西瓜、村妇看家门,运用的都是模糊识别,而不是具体数据判断。这就是“象数之学”的形象识别法,也是模糊集合判断。一个物体只属于一个模糊集,不同的模糊概念加在一起就走向了清晰。

  《素问·五运行大论》说:“夫阴阳者,数之可十,推之可百,数之可千,推之可万。天地阴阳者,不以数推,以象之谓也。”形象思维是中医的法宝,它从形象清晰的角度研究事物。一个合格的中医依靠模糊集合,绝对不会用桂枝汤治疗麻黄汤证,也不会用小柴胡汤治疗承气汤证,不会把气虚说成血虚,也不会分不清虚实寒热表里。

  辨证论治无缝对接“治未病”

  疾病医学的诊断讲求排他性的“硬指标”,但是疾病达到被诊断的“标准”需要很长的过程,在早期“不被诊断”的阶段用药,往往被视为“没有根据”的乱用药。在这个意义上说,疾病医学排斥“治未病”。

  中医对疾病的认识与西方医学不一样,是从人体健康的角度立论,只要人体有痛苦,不论它是外邪引起的,还是自身体质、生活造成的,皆属于病态,都可以获得医学的帮助。

  中医主张“正气夺则虚”,《素问·经脉别论》说:“生病起于过用。”《素问·宣明五气篇》说:“久视伤血、久卧伤气、久坐伤肉、久立伤骨、久行伤筋,是谓五劳所伤。”喜伤心,悲伤肺,怒伤肝,恐伤肾,思伤脾,中医的健康观是动态的,绝对不是某个限定的数据。

  “治未病”是以维护健康为目的,是中医的健康管理学,“治”首先是治理没有病的身体,然后才是“未病”之时进行预防、保健,有病早治疗,既病防传变,愈后防复发。

  “治未病”必须从人的感觉出发,通过体质辨识、证候辨别,维护健康、调理亚健康、治疗不健康,全方位、动态地提供服务,而不是必须经过各种检查确诊之后才进行治疗。

  中医对于疾病的诊断,是从疾病的暂时性、可转化性入手的,比如“胸痹”名称的确立,是动态观察病人气血,由畅通而出现暂时的闭塞不通,其原因无论是阳虚气弱推动无力,还是痰浊瘀血阻滞不畅,只要经过“辨证论治”消除了证候,就解除了闭塞,也就治好了胸痹。尽管患者冠状动脉造影还可能有粥样斑块存在,只要不再有胸痹的证候,就不属于中医诊治的着力点了。当然反复发作的胸痹,不能因为证候的缓解而宣布胸痹已愈,而必须巩固治疗以便达到长治久安的目的。

  对于西方医学确诊的其他疾病,只要有证候(症状与体征)存在,中医就可以通过辨证论治,以“状态调整”影响患者疾病的“形态变化”,从而有利于患者恢复健康。一个疾病可以有不同的症状,中医以突出的一个作为病名,这个学术特点常被诟病,以为中医诊断浮浅,说不清疾病的本质。其实,在中医看来病名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经过治疗尽早消除这些以症状为代表的疾病,中医抓的是病机,症状、病名都是切入点,不是诊治之中最关键的部分。一个个症状都先后被消除了,自然就治愈了疾病。

  因此,辨证论治是从恢复健康入手,依靠四诊发现疾病,经过辨证找出根源(病机),经过千方百计(“杂合以治”)之后,消除证候、症状,恢复健康,维护健康。靠着几千年积累的经验,中医可以驾驭化学成分极为复杂的天然药物,也可以整合各种非药物疗法,帮助人体恢复健康,这些诊疗措施都是“环境友好型”的。因此,中医属于低碳环保的医学体系,也是生态的医学体系。